2022年12月1日星期四

缸邊隨筆 [石鏡泉] 2022 12 01


鮑威爾講大話?


  鮑威爾昨晚有講話,此文成於昨午2:30pm前,我不知鮑威爾昨晚講甚麼,但我知鮑威爾可能講大話。

 

(CNS)

 
  12月15日美儲局議息,在之前兩周,美儲局人員是要噤聲。昨天是議息會前最後的一個開聲期,那鮑威爾會講甚麼?兩個可能性:
 
1)我鷹;
 
2)我鴿。
 
  他會講哪一句?
 
  他總不能講我鴿,但他如一講鷹,就會撞上高盛的槍口(圖一)。

 
美供應鏈緊張情況紓緩
 
  高盛創造了個獨家的供應鏈指標,這個指標在11月28日時,下跌至3,上周則是4,即是供應鏈的緊張情況放緩了。圖一的紅?指標,紅色區是供應鏈緊,綠色就是供應鏈緩了,供應鏈便可接上了,通脹問題也就可緩下來了。
 
  自美儲局加息遏通脹以來,筆者就不止一次指出,今次美國通脹是由供應鏈斷,供應不暢,物價便升而來。光加息是解決不了物資的供應,加息只能削弱需求,即是要人民節衣縮食。這跟物價狂漲一樣,會引來社會動盪。但要人民粒米不進以減少需求,把糧價拉下,可以嗎?
 
  在今年6月,當美通脹爆錶時,美國西岸洛杉磯貨櫃碼頭的港壓問題已在緩解,這亦是筆者在6月通脹見9.1%便認為通脹已見頂的原因之一。但鮑威爾不敢這樣分析,這樣講,因為他這樣一講,就不能堅持加、加、加息了。因為加息不能使供應鏈緩解,亦即這次通脹是不能靠加息來遏下去的。
 
  高盛對於由港壓而帶來的供應鏈斷供壓力,是做了不少工夫,也做得細。人家是大行,有資源,一察覺問題方向,就押資源下去,研究個透。
 
  圖二是2020年2月至2022年11月的高盛自己開放出的瓶頸指數,在上周是一掉就掉了21%,幾近回到2021年6月這次通脹上升時水平相若,這就是說供應鏈的壓逼,已回至通脹上升時。你道鮑威爾昨晚的講話會提出這個嗎?


 
  高盛亦有個東西岸碼頭港壓的指標(圖三),西岸碼頭的港壓,今時已回到去年5月時水平。美國西岸,即是中國貨源之路。東岸碼頭仍有些港壓,但這跟中國貨無關。中國貨源無阻礙,即是美國的供應鏈,起碼來自中國的那些貨,可以供而無缺,通脹也就易下來了。

推薦博客:投資錦囊


 
  貨流通暢了,貨櫃船運費就下來了,上海至洛杉磯的來回運費也已回下至2020年9月時水平(圖四)。


 
  供應鏈問題還說解不了?
 
  今年不少美公司在年報中提及業績下滑是因為供應鏈受阻(Supply chain disruption),其實在2021年第三季已開始回下(圖五)至今,公司年報一定是說有Supply chain disruption,不然做差了的業績怎交代?


 
  由於船運費回下,故生產物價指數中的航運指數也在今年中下跌了。有趣的是,這個美PPI中的運費指數,跟美CPI走勢是高度關連的(圖六)。


 
  美儲局一直講加息多少要看數據,上述一大堆數據,指出鮑威爾昨晚應講鴿。但如仍講鷹的話,就是「講大話」!!!

 
(投資涉風險,每投資者承受風險程度不一,務必要獨立思考。筆者會因應市況而買賣。)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