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7日星期四

陶冬財經天下 2018 06 07


中國的新型消費



  朋友傳過來一張手機截圖,是手機上的外賣訂單,兩碗粥加蔬菜包,簡單的晚餐,但是可以舒舒服服地在家裏吃。整餐飯的消費是46元,扣除折扣實付29元。以這個價錢在家裏舒舒服服地吃上一餐健康、美味、舒適的晚餐,連碗都不用洗了(當然不利於環保),還有誰吃方便麵呢?



   中國的幾家方便麵廠商激烈競爭了數十年,最後把他們逼上困境的卻是幾年前才出現的餓了嗎網站。IT革命帶來了意想不到的顛覆性變化,電子交易平台的出現奏起了百貨商店的催命曲,共享汽車的興起令出租車行業一蹶不振。整個中國零售業正在面臨一場重新洗牌,朝陽產業可能一夜間成為夕陽產業,龍頭老大可能一夜間成為落伍者。



  零售業的這場顛覆性革命,筆者以為才剛剛開始。大數據、人工智能將加速業界的重新洗牌,5G技術商業化將進一步改變消費習慣和生產模式,科技的迅速發展和市場化將為企業商業模式帶來一次突變。製造業、農業也可能受到這場顛覆性革命的波及。



  這場變革對於中國經濟十分重要,它將在未來十年重新整固資源,重新搭配產業鏈,重新調整企業的運作模式。與改革開放不同,零售業的重新洗牌,在筆者看來是生產方式的改變,一個行業、企業的興起,可能導致另一個行業、企業的衰落,一雞死、一雞鳴。但是這種改變卻又將便利帶給了消費者,令他們的生活更加方便、多彩。同時,新型零售模式擠壓了中間環節,將部分利益返還給消費者。



  新型零售擁有更多的資金資源,其潛在的資訊資源一旦圍起數據生態圈,對圈外對手可能構成碾壓式衝擊。如何避免壟斷、如何維持公平競爭,是一個全新的、迫切的監管課題,也是消費者的利益所在。



  這是新型消費的供給端,與之相應的是新型消費的需求端。中國消費大軍的主力中樞,正在由五零後、六零後、七零後轉移向八零後、九零後,不久還會有零零後。新一代消費者有著與他們父輩完全不同的消費、儲蓄習慣。新一代消費者的儲蓄能力遠遠低過上一代,中國的居民儲蓄率可能在十五年間從現在的28%,趨向10%,甚至更低。同時,新一代消費者崇尚體驗、崇尚個性,他們對品牌的追求明顯低過他們的父輩,他們對職場安全感也不再執著,接近三分之一的九零後不再追求穩定的工作。這一代消費者的消費特徵,的確與之前所見不同。商家要想在新一代消費者身上賺錢,一定要有一個新的產品定位、新的營銷模式。



  筆者預期,新型消費的供應端和需求端結合在一起,將為中國帶來新的消費契機,這也可能是主導未來中國經濟的主題之一,也可能是拉動未來經濟增長的驅動輪之一。這個不僅影響中國經濟,也可能改變全球消費的趨勢。改變由此而起,危與機共存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